大事记

大事记

 

 

1929年

美籍德裔汉学家萨尔蒙尼(Alfred Salmony)在北京从兜售玉器的陕西榆林府农民处见到一批共42件玉器,购得其中4件,后交由科隆远东美术馆(Museum of Far Eastern Art at Cologne)收藏,并在其出版的Chinese Jade Through The Wei Dynasty(《北魏以前的中国玉器》)中公布,其余38件玉器经其他文物收藏者之手流入欧美地区。研究者推测这批玉器或系石峁遗址出土。


1958年

3月至11月,陕西省开展文物普查工作(即第一次全国文物普查)。文物普查队员孙江(陕西省文博干部)、黄发中(神木县文教科干部)、李建中(高家堡文化站)在石峁、雷家墕大队发现断续的石砌城墙,其分布范围“东至牛家沙墕、西至土王(旺)山、北至公路旁的断崖、南至雷家墕庙,东西约四华里、南北约六华里”。该遗址被命名为“石峁山遗址”,调查者认为“该遗址包括三套城”,属龙山文化石城,其中以位于石峁大队皇城台高地的“头套城”最为清晰。这是关于石峁遗址石城结构最早的认识,惜未引起重视。


1963年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开展陕北长城沿线考古调查,郑洪春、廖彩梁、蔡永华、孙中及西北大学考古系曾骐调查了“石峁山遗址”,遗址面积估计约10万平方米。调查简报投《考古》杂志社后于“文化大革命”后期被焚,仅留一份《遗址登记表》,经安志敏转巩启明后交回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1976年

陕西省文管会戴应新根据高家堡公社提供的线索对石峁遗址开展调查工作,初步认定遗址范围为“从石峁小学登顶”(校址仍在,顶上即为皇城台顶部)至“牛家梁”(应为牛沙墕之误),长约1千米。后复查石峁遗址,征集到一批玉器、陶器及石器,调查、征集的遗物以126件石峁玉器(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尤为引人注目。


1977年

戴应新发表《陕西神木县石峁龙山文化遗址调查》一文(《考古》1977年第3期),公布了遗址概况及征集的玉器、陶器,认为石峁遗址出土陶器与客省庄第二期文化关系密切,玉器或为龙山文化遗物,亦不排除殷文化遗物之可能。


1981年

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张长寿来石峁遗址调查,征集玉器3件,包括斧(钺)、异形璧、凿各一件。

8月,西安半坡博物馆对石峁遗址开展小规模试掘工作(今皇城台和后阳湾地点附近),试掘面积84平方米,参加人员包括巩启明、魏世刚、高跃成、乔世民、杨仙凤等同志,发现了房址、石棺葬、瓮棺葬、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一些有确切层位关系的遗物。这是对石峁遗址首次科学的考古发掘,但关于玉器年代、文化背景及属性等问题仍聚讼不休。


1982年

神木县县志党史红军史编纂委员会再版道光二十一年(1842年)《神木县志》,注释石峁遗址所在位置(宅门墕堡)时指出“尚有故城遗迹,俗传是女王城。城外墓地间,解放前后,屡有各式玉器发现”。


1983年

西安半坡博物馆发表《陕西神木石峁遗址调查试掘简报》(《史前研究》1983年第2期),介绍1981年试掘工作收获。

石峁遗址被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神政发1983002号)。


1986年

4月,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吕智荣调查石峁遗址。


1988年

9月,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戴应新发表《陕西神木县石峁龙山文化玉器》(《考古与文物》1988年第5、6期合刊),公布了127件玉器(包括SSY45玉钺)的详细资料。


1989年

5月,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吕智荣发表《陕西神木县石峁遗址发现细石器》(《文博》1989年第2期),介绍了1986年4月在石峁遗址采集和征集的石、陶、玉器等40余件标本。


1992年

石峁遗址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93年

戴应新发表《神木石峁龙山文化玉器探索(一至六)》(台北《故宫文物月刊》第125130期),详尽介绍了1976年征集的玉器。资料公布后,学界掀起了研究石峁玉器的热潮。文中指出,石峁遗址周边的石砌城墙与战国秦长城关系密切。


2000年

9月,西安半坡博物馆魏世刚发表《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发掘二三事》(《史前研究2000》,三秦出版社,2000年),记述了1981年试掘石峁遗址的经过。


2002年

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孙周勇、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张宏彦发表《石峁遗存试析》(《考古与文物》2002年第1期),将石峁遗存分为早、晚两期,指出晚期已经进入夏纪年范畴,并强调其与河套地区龙山时代考古学文化面貌同大于异,石峁遗址将在探讨北方地区文明形成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2004年

3月,故宫博物院杨伯达发表《“一目国”玉人面考——兼论石峁玉器与贝加尔湖周边玉资源的关系》(《考古与文物》2004年第2期),指出石峁遗址与《山海经》中记载的“鬼国”有关。

戴应新发表《我与石峁龙山文化玉器》(《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续编》,紫禁城出版社,2004年),介绍了石峁玉器征集过程及部分玉器。


2006年

6月,石峁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发2006—19号,编号1—190)。


2009年

上海大学罗宏才对石峁遗址进行了调查,采集到石人头雕像1件,并对当地村民、榆林地区收藏家进行了走访,见到了20余件特征明确、造型独特的石雕或石人头雕像。


2010年

神木县人民政府报请陕西省文物局,请求派遣具有考古资质的专业单位对石峁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刘云辉批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尽快安排考古发掘,并向国家文物局报送发掘申请。


2011年

7月至9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神木县文体广电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石峁遗址及周边10平方千米的范围进行区域系统考古调查,野外工作时间45天。调查者依据龙山遗存与石墙分布的高度吻合这一现象判断,石峁遗址周边的石墙可能属于龙山时代。


2012年

5月至1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神木县文体广电局联合组成的石峁考古队对石峁遗址正式展开考古工作。石峁遗址的考古和研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篇章。

12月,神木县政府设立临时机构“神木县石峁遗址文管所”,石峁遗址的保护和管理工作开始走上正轨。


2014年

6月6日,国家文物局对《关于神木石峁遗址保护规划大纲的请示》作出批复,同意石峁遗址保护规划编制立项。


2015年

6月8日,国家文物局批准《石峁遗址保护规划(2014—2030)》。

6月10日,陕西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省文物局启动石峁遗址保护立法程序。

9月18日,榆林市委常委会议研究,同意设立石峁遗址管理处,加挂石峁遗址博物馆牌子,副县级建制。

11月4日,神木县石峁遗址管理处挂牌成立。


2016年

8月16日到18日,由陕西省文物局、榆林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神木县人民政府以及美国斯坦福大学考古中心承办,神木县石峁遗址管理处、神木县文体广电局以及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协办的“早期石城和文明化进程——中国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国际学术研讨会”在神木宾馆成功举行。研讨会聚集了大批国内外的专家学者,他们从各自不同的专业角度就石峁遗址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刻而又热烈的交流。


2017年

2017年7月27日,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自2017年11月1日起施行,这是陕西首部由省人大颁布的古城址条例。

 附: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印发《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的通知

省人民政府、省高级人民法院、省人民检察院:

《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已经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六次会议于2017年7月27日通过,现印发你们,请遵照执行。

                                                    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017727
     附: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印发《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的公告

    《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已于2017年7月27日经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六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7年11月1日起施行。

陕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017727

     附: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

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

2017727日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

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

 

目 录

第一章 总 则

第二章 保护与管理

第三章 展示与利用

第四章 法律责任

第五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加强石峁遗址的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结合石峁遗址保护实际,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 本条例所称石峁遗址是指位于神木市高家堡镇,经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超大型石筑城址。

第三条 本条例适用于石峁遗址保护区划内的文物保护、考古发掘、科学研究、展示利用、参观游览和生产建设等活动。

第四条 石峁遗址保护工作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确保遗址的真实性、完整性,保持周边环境与遗址的协调。

第五条 省人民政府、榆林市人民政府统筹、协调解决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工作的重大问题和有关事项。

神木市人民政府负责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工作。

石峁遗址所在地的镇人民政府协助做好与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有关的工作。

第六条 省、榆林市、神木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对石峁遗址的保护、管理及利用工作实施监督管理;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做好与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有关的工作。

第七条 榆林市人民政府设立的石峁遗址管理机构承担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的具体工作,依法履行以下职责:

(一)实施石峁遗址保护等有关规划;

(二)对涉及石峁遗址的规划和建设项目提出意见;

(三)负责石峁遗址日常保护和管理;

(四)协助做好石峁遗址考古工作;

(五)组织实施石峁遗址本体展示;

(六)组织实施石峁遗址相关的文物和资料的征集、整理、收藏以及陈列展示;

(七)开展石峁遗址相关的学术研究和交流工作;

(八)其他与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有关的工作。

第八条 省、榆林市、神木市人民政府应当妥善处理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与石峁遗址保护的关系;基本建设、旅游发展应当遵守石峁遗址保护的原则,其活动不得对遗址造成损害。

第九条 榆林市、神木市人民政府应当将石峁遗址保护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石峁遗址保护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

省人民政府应当对石峁遗址保护和管理给予经费支持。

第十条 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保护石峁遗址的义务,并有权对破坏石峁遗址的行为进行劝阻、举报。

第十一条 鼓励组织和个人将其收藏的与石峁遗址有关的文物和资料捐赠或者出借给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展示和研究。

第十二条 省、榆林市、神木市人民政府对在石峁遗址保护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组织或者个人,可以依照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奖励。

第二章 保护与管理

第十三条 石峁遗址保护区划包括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

石峁遗址保护范围由省人民政府依法划定并公布;建设控制地带经省人民政府批准,由省文物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建设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划定并公布。

第十四条 省人民政府应当依法设置石峁遗址保护标志和界桩。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擅自移动或者损坏保护标志和界桩。

第十五条 神木市人民政府负责组织编制石峁遗址保护规划,报经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批准后,由省人民政府公布实施。

石峁遗址保护规划应当纳入当地城乡建设发展规划,并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等相衔接。

第十六条 省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指导协调石峁遗址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和研究工作。

对石峁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应当依法履行报批手续。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私自发掘。

第十七条 石峁遗址的保护对象包括:

(一)皇城台、内城、外城以及城址外相关遗址;

(二)城墙、道路、房址、墓葬、祭祀坑、窑址、窖穴等遗迹;

(三)陶器、骨器、石器、玉器、金属器、木器、壁画、纺织品等遗物;

(四)构成石峁遗址历史风貌所必须的自然、生态、地理环境;

(五)石峁遗址保护区划内的其他应当依法保护的文物。

第十八条 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内禁止下列行为:

(一)未经批准擅自新建、改建、扩建建筑物、构筑物;

(二)擅自进行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

(三)发现文物后藏匿不报或者拒不上交;

(四)挖砂、取土、采石、新圈建坟地、堆放垃圾;

(五)在文物及其保护设施上刻划、涂写、张贴、攀登、踩踏;

(六)运输、倾倒或者存放易燃、易爆、剧毒、腐蚀性、放射性物品;

(七)开荒、放牧、焚烧、野营、射击、狩猎、采挖、深翻土地、种植危害遗址文物安全的植物;

(八)在设有禁止拍摄标志区域内进行拍摄活动;

(九)其他可能危害遗址安全、破坏遗址历史风貌或者污染遗址自然环境的活动。

第十九条 石峁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禁止下列行为:

(一)进行破坏遗址历史风貌的建设工程;

(二)建设污染遗址及其环境的设施;

(三)进行开山采石、取土等可能影响遗址安全及其环境的活动;

(四)建设歪曲、损害遗址真实性的各类人造景观、景点。

第二十条 在石峁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建设工程前,应当进行考古勘探和环境影响评价。

建设工程的风格、色调应当与遗址的历史风貌和周边的自然环境相协调,建筑高度不得超过九米。工程设计方案应当依法经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后,报相应的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第二十一条 神木市人民政府根据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及利用工作需要,依照相关法律,可以对石峁遗址保护区划内的集体土地实施征收,实行区域保护。

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内禁止新批宅基地。神木市人民政府应当按照石峁遗址保护规划将保护范围内原有村民逐步迁出安置。

征收土地和迁出村民的,应当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关于土地征收和补偿安置的规定,维护村民合法权益。

石峁遗址所在地村民委员会应当协助做好征收土地、迁出村民等石峁遗址保护相关工作。

第二十二条 石峁遗址保护区划内已有的建筑物、构筑物,危害遗址安全、破坏遗址历史风貌和自然环境的,由神木市人民政府制定具体方案,依法予以治理;逾期仍达不到治理要求的,应当依法拆除、搬迁。

第二十三条 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建立综合信息管理系统,保存遗址相关数据,并定期对遗址本体保护状况和周边环境实施监测。

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可以设立群众性文物保护组织或者确定文物保护员,协助管理机构开展遗址保护工作,并给予经费支持。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群众性文物保护组织或者文物保护员的活动给予指导和支持。

第二十四条 神木市人民政府应当制定应急预案,对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内发生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时所应采取的应对措施作出规范;并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及时启动应急预案,采取相应处置措施。

发现石峁遗址安全隐患时,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第三章 展示与利用

第二十五条 石峁遗址的展示利用,应当坚持不改变原状的原则,保存、延续遗址的真实性和文化价值,符合石峁遗址保护规划及专项保护方案,防止对遗址历史风貌和自然环境产生破坏影响。

鼓励利用石峁遗址出土文物及其研究成果,宣传遗址独特的历史文化价值。

第二十六条 在不破坏石峁遗址本体和景观环境的前提下,石峁遗址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通过建立石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和石峁遗址博物馆等方式,对遗址及其所属文物进行适度的展示。

第二十七条 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运用新技术、新材料、新方法提升遗址展示水平,利用博物馆资源开展教育教学、社会实践活动,发挥社会服务功能。

第二十八条 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开展相关专业领域的理论及应用研究,提高业务水平,促进专业人才的成长;并为高等学校、科研机构和专家学者等开展科学研究提供支持和帮助。

第二十九条 利用石峁遗址拍摄电影、电视、广告和其他音像资料或者举办大型活动的,拍摄单位或者举办者应当制定符合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要求的文物和环境保护方案。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对拍摄单位和举办者的活动进行监督。

第三十条 神木市、石峁遗址所在地的镇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引导鼓励石峁遗址保护区划内的居民从事石峁遗址展示利用相关的服务业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提供必要的支持。

第四章 法律责任

第三十一条 违反本条例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擅自移动保护标志和界桩的,由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恢复原状;损坏保护标志和界桩的,由公安机关或者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处二百元以下罚款,并依法赔偿损失。

第三十二条 违反本条例第十八条规定,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或者石峁遗址管理机构依法处理:

(一)违反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由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资质证书;

(二)违反第三项规定的,由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会同公安机关追缴文物;情节严重的,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

(三)违反第四项规定的,由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恢复原状,可以并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

(四)违反第五项规定在文物及其保护设施上刻划、涂写、张贴的,由公安机关或者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处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攀登、踩踏文物及其保护设施的,由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责令改正;

(五)违反第七项、第八项规定的,由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责令改正或者恢复原状。

对前款第三项规定的行政处罚,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可以依法委托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实施。

第三十三条 违反本条例第十九条第三项规定的,由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恢复原状,可以并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

违反第四项规定的,由神木市人民政府责令限期整改。

第三十四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在石峁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建设工程,其工程设计方案未经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同意、未报相应的建设行政主管批准,对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风貌造成破坏的,由神木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资质证书。

第三十五条 违反本条例规定的其他行为,法律、法规有处罚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三十六条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和本条例规定,作出吊销资质证书以及对个人作出一万元以上罚款、对单位作出三十万元以上罚款处罚决定的,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第三十七条 有关人民政府及其组成部门、石峁遗址管理机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在石峁遗址保护工作中,违反本条例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部门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纠正、制止破坏或者危害石峁遗址的生产建设活动的;

(二)未依照石峁遗址保护规划实施遗址保护的;

(三)在遗址保护范围内违规批准宅基地的;

(四)未制定应急预案,或者未及时启动应急预案,给石峁遗址造成严重后果的;

(五)其他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

第五章 附 则

第三十八条 本条例自2017年11月1日起施行。